字头信息

字形演变

字源解说

,既是声旁也是形旁,表示火光闪烁飘忽。,篆文(心)(粦,闪烁飘忽),表示飘忽的情愫。造字本义:心生隐隐现现的爱惜之情隶化后楷书将篆文的写成,将篆文的写成。俗体楷书依据草书字形将正体楷书的“粦”简写成“令” 

---------------------------------------------------------------------------------------------------------------------------------------------------------------------------------------------------------------------------------------

附   文言版《説文解字》:憐,哀也。从心,粦聲。

附   白话版《说文解字》怜,哀悯。字形采用“心”作边旁,采用“粦”作声旁。    

引申线索

词汇分类

①本义,动词:心生隐隐现现的爱惜之情。   怜爱 怜惜          怜才         怜香惜玉      /        爱怜 
              ,爱也。——《尔雅》
              楚人之。——《史记 • 陈涉世家》
              丈夫亦爱其少子乎?——《战国策 • 赵策》
              不慕往,不闵来,无邑之心。——《荀子》
②动词:同情。    怜悯 怜恤        /       哀怜 悲怜         可怜         同病相怜     
              憐,哀也。从心。粦声。字亦作怜。——《说文》
              独不公子姊邪?——《史记 • 魏公子列传》
              天子百姓新劳苦,故且休之。——《史记 • 郦生陆贾列传》
 

用户评论

维以不永伤
2015-3-22 13:05:08

黄庭开口闭口权威著作,我觉得真心没有必要。这个字典不仅汇集了站长的心血,还包括大量网友的贡献,其中不乏研究人士,所谓权威专家未必能比本字典做得好。字解得对不对,参考原始字形就事论事讨论就好了。 大部分汉字之所以既会义又形声,我觉得主要还是同源词的作用,很可能在没有文字的时候“憐”的读音就是从“粦”发展出来,所以后来的造字者就直接采用了。 印欧语造词大多使用词根,我相信古汉语也是这样,所谓的“声旁”当是词根的残余。

管理员回复:
2015-3-23 16:37:57

感谢维以不永伤支持!是的,会义兼形声的造字,有其历史必然:“象形”是出于原始表达的需要;“会义”是出于突破象形法在书写空间的局限的需要;“形旁兼声旁”的构思,则出于口头传播的需要。最早的汉字(甲骨文之前),应该是没有读音的。

黄庭
2014-11-13 18:20:52

或者我的表述不够妥当吧,请海涵。两个问题请教: 1.本站认为大部分汉字的部分字件,既表音也表义,因此当作“会义字”的原理进行分析。 您的这个判断的理据或理论来源何在?拜读过您要求我读的资料,仍然不能圆满解释。可否明示其理论来源。 2.“百分之八十皆与《说文》及段注矛盾”这就能得出“他们该丢到垃圾桶里”的推论吗?我的逻辑是一部字典的生命力不仅仅在于他的开风气或集大成之作用,还当与他知识的正确性有很大的关联。《说文》到现在仍不失为一部经典,应该在于他的绝大部分解释应该还是合理的正确的,而您的解释多与之矛盾,不是它不对,必是你不对了;——毕竟一个字的本义是什么,应该是唯一的,既然你认为你的很对,那肯定是他不对的,那他当然该扔到垃圾桶里去了。这里的逻辑有什么问题?还请明示。

管理员回复:
2014-11-14 22:05:39

回复1:大部分汉字是“会义字”,理论依据是汉字字形本身,如果您看了本站的“汉字理念”和“说文简评”,还不明白,本站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回复2:《说文》是经典,不等于它必须完美全对。《说文》的“六书”理论是伟大而不可替代的,至于本义解说这样的具体技术问题,许慎大师受到考古成果与字形资料的历史局限,有所失误不仅是可以接受的正常,而且也可以说,那是历史中的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必然。

黄庭
2014-11-12 19:23:00

还是这个问题: 《说文》:憐,哀也。从心,粦聲。说明这是个形声字,形旁管意义归属,粦管声音。区分和职能是非常清楚的。 而您: 粦,既是声旁也是形旁,表示火光闪烁飘忽。 一定要对声旁进行意义分析,把很多形声字都要讲成形声兼会意。 您的依据是什么?有哪些权威著作支撑? 还有您的解释,我粗略看了下,百分之八十皆与《说文》及段注矛盾?他们该丢到垃圾桶里吗? 跪求解惑。

管理员回复:
2014-11-13 2:03:21

黄庭不必跪求,这些问题在“关于我们”和“字典介绍”中已作详细说明。单纯表音,与表音兼表义,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判断,许慎大师认为大部分汉字的部分字件是单纯表音的,他判断这些汉字为“形声字”是理所当然;本站认为大部分汉字的部分字件,既表音也表义,因此当作“会义字”的原理进行分析。所以,“对声旁进行意义分析”,这是您的循环判断,我并没有把它们当作单纯表音的“声旁”。 另外,“百分之八十皆与《说文》及段注矛盾”,这就能得出“他们该丢到垃圾桶里”的推论吗?您的逻辑我不懂,后人的解字与《说文》不一致,在我看来,这是可以得出很多不同结论的。

柳毿毿
2014-3-3 20:58:16

真心不錯,謝謝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