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百出的汉语权威----简评《现代汉语词典》

《新华字典》 完成于1957年,此后虽经多次修订改版,但出于对权威专家的高度尊重以及种种历史、社会原因, 《新华字典》始终保持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社会特殊政治、文化环境下的“学术”风格。 从语言工具的理性眼光看,《新华字典》存在太多严重问题。以《新华字典》为胚的《现代汉语词典》自然包含、 并超过了《新华字典》的全部问题 。

          

下面以200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第5次修订、 2008年商务出版社出版的 《现代汉语词典》为例,简要说明其存在的“释义模糊”与“释义错误”两大弊端 。

 


《现代汉语词典》弊端之一:释义模糊   -----------------------------------------------------------------

 

 1      循环解释 例:将“背”解释为“背诵”(p59)。“背”且不知,何以知“背诵”?但这种将 “未知”当“已知”的“A = AB”式的循环方法,却是《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在解释词语时的“基本法” ,于是可怜的广大《现汉》用户,对祖传的美丽汉语词汇,无从理解,只能死记硬背。“循环解释”既是“基本法”,自然得到《现汉》的普遍应用,抛弃理性的循环案例,比比皆是,举不胜举。

1      

 2      将“词义”当“字义”  例“安”的第三项解释是“对生活、工作感到满足、合适”(p6), 词例是“安于现状”。“对生活、工作感到满足、合适”,这是对“安于现状”整个成语的解释, 而不是对“安”字的解释。以4个字的成语含义代替1个字的含义,以4代1,焉能不糊 !其实,这种“解释”方式的腐败,并不在于模糊,而是根本没有解释!遗憾的是,这种将“词义”当“字义”的现象,在《现汉》中屡见不鲜。

    

 3      将临时“语境义”当普适“字义”。 例“宝贝”的第二义项是“对小孩的爱称”(p46); 第三义项是“无能或奇怪荒唐的人”(例句:“这个人真是个宝贝!”)。作为借喻用法,“宝贝” 可以是对任何人、任何事物的爱称或反讽;“这个人是个宝贝”,在具体语境中,既可是正面的赞扬, 也可以是反语的讽刺。因此,第二、第三义项是语境中的修辞含义,应该取消。 任何一个词语,都可能在无穷变化的语境中,产生无限的临时修辞含义。 按照《现汉》思维,仅“宝贝”一词,就可以列出无数条义项,列成一本书 。咳,《现代汉语词典》这个宝贝!

3     

 4      义项交叉重复。 《现汉》中义项重复的现象相当普遍。例“笨”的含义被列为三项(p66) ----①理解能力和记忆能力差;不聪明(词例:愚笨 / 脑子笨); ②不灵巧;不灵活(词例:嘴笨 / 笨手笨脚 );  ③费力气的;笨重(词例:笨活) 。

笨, 由本义名词“脆硬的竹簧”引申为形容词“没有弹性的,反应慢的”。显然,《现汉》所举词例“脑笨”、 “嘴笨”、“笨活”中的“笨”,同属一个义项:没有弹性的,反应慢的。《现汉》将此义项重复为三, 让人难免其笨。这也是《现汉》常见的模糊表现,既然不能明确,就漫天撒网 。

 

经过数千年漫长的语言发展, 许多字词的含义演进得十分丰富。工具书必须对丰富甚至多杂的含义进行高度概括, 使义项的分项标准理性而清晰,使义项明确、稳定、具有普适性,否则义项多杂,含义模糊, 就失去工具书的实用价值。令人无奈的是,义项的交叉与重复在《现汉》中也比比皆是,许多单字的义项多达十几项、甚至二十几项。例:立(10项), 大(11项),本(14项),出(14项), 管(15项), 白(17项),生(21项),点(26项),打(27项),上(27项)……令人眼花瞭乱的义项, 大多是缺乏概括造成的重复 。

4    

 5      义项缺漏。 这个缺点与前一点相对照。因为不重视字义引申线索和词性分析,《现汉》中不少解释缺漏副词和量词的义项, 还有极少数情况缺漏动词。例:“假”共列出四个义项, ①虚伪的;不真实的;②假定;③假如;④借用。明显缺漏了副词义项:虚拟地,不真实地(词例:假释,假死, 假造)。“陆”共列出两个义项,①陆地; ②姓。显然缺漏动词“连接,持续”(词例:陆续,陆陆续续,光怪陆离) 。《现汉》的义项表述中,缺漏副词义项的情况为数不少。

0

 6      回避词语的核心字眼。 这是一种“外交风格”的模糊,不“解词”,不“释字”,只有主观“理解”, 没有客观“分析”。例:“见世面”,《现汉》解释为:“在外经历各种事情,熟悉各种情况。”  “见世面”这条俗语未被“分解”成三个字,“见、世、面”,这三个字也未得到具体“释义”,  俗语中的生动修辞也被忽略。难以置信的是,《现汉》中这种回避词语的核心字眼、以“外交式说明”代替解释的做法是常态。

[ 参考解释  见,看;世,人间,社会;面,脸,形象。见世面,动词短语,表示看过社会的脸,比喻到达过一些重要的地方,对大千世界和纷繁社会的真相有所了解,有所认识。 ] 

 7      词条孤立《现汉》生硬地以英文字母为序孤立排列词条,每个词条与字头的各义项完全失去关联,读者根本无从知道某一词条是以哪一个义项为标准进行解释的,所有词条、所有词条,都是孤立的、深受创伤的。  

      

        

                                           

《现代汉语词典》弊端之二:释义错误  -------------------------------------------------------------------  

      

作为一部词典, 局部的表达模糊在所难免,但整体的模糊风格应该避免;局部的解释错误也在所难免,但《现汉》出现的错误也实在太多------ 

                                   

 1       释义主观、政治化以主观感情代替词语解释。例: “白”, 解释为“象征反动的”(词例:白军/白区)(p23)。“白军” 指的是“国民党军队”,其中的“白”是“白旗”的省略, 而“白旗”又是“青底白圈的国民党军旗”的借代,而“青底白圈的军旗”则是“国民党政府”的借代。 显然,“白”在这里仅仅指“透明色”, 中性形容词,没有“反动”含义;即使“国民党”这个词,在语言工具书中也该是中性的, 只在在政治上或文学里才有“正动”和“反动”之分。因此, 把“象征反动”列为“白”的义项,是主观、错误的。“白区”的“白”用法与“白旗”相同。试问,如果台湾学子们使用的权威词典里,“红”与“赤”的义项中也有“象征反动的”这一条,例词是“红军”和“赤卫队”,大陆官方能接受吗?必斥其“学术政治化”,“荒唐”。 

0

 2       释义经验化以个人主观语言经验代替词语解释 例:“名”第七义项为“占有”(词例:一文不名)(p953)。“名”, 凭什么被“解释”为“占有”?“名”的本义是“叫唤”, 扩大引申为“响,发出声响”。古代的银币,碰或吹,就会发出清越的响声。 “一文不名”就是“口袋里没有一文银元可发出响声”,其潜台词是“清贫,身无分文”。 “占有”完全是编撰者主观错误的“语感” 。然而这种“语感”却大量表现在《现汉》的词语解释之中。

       

又例: “涉猎”,《现汉》解释:“粗略地阅读。” “涉猎”可以表达“粗略地阅读”,但这只是个人的狭隘的语言经验。 “阅读”仅是无数“涉猎”的行为的一种;而且“涉猎”只关系到探索目标的扩展, 与探索方式的“粗略”或“精细”无关,如“大画家达芬奇还涉猎机械发明”, 并不表明达芬奇的机械发明研究是“粗略”的 。
[ 参考解释  涉,动词:徒步过河,表示越过河界;猎,动词:捕兽。涉猎,①本义为动词:过河捕猎,即突破自己的领地、不受地界限制地行猎( 本义消失);②动词:比喻超越自身所在领域的局限,广泛地探索、追求。 ] 

 3       技术性错误。例: “匪夷所思”,《现汉》解释“匪:不是;夷:平常。指言谈行动离奇古怪,不是一般人根据常情所能想象的。”  将“匪”解释为“非”、将“夷”解释为“平常”是错的------“匪”不是 “非”,“匪”是强盗,这里指违法、无理者;夷, 边鄙野民,这里指野蛮无知者。“匪夷所思”,即“无理强盗或未开化的边鄙蛮民的所思所想”,亦即“荒谬无理的想法” 。 

 4      性观念封。 例:“狼狈为奸”。《现汉》的解释极为晦涩复杂且毫无根据:“传说狈是跟狼同类的野兽, 前腿极短,行动时要爬在狼身上,没有狼就不能行动。狼和狈经常联合伤害牲畜, 因此用来比喻为了达到恶毒的目的,互相勾结做坏事。”

狼是机敏动物,独立能力极强, 它凭什么要与狈合作呢?何况,如果狈的腿前短后长,它也无法趴在比它高大得多的狼狗身上; 即便“小狈”能够趴在“大狼”身上,可如此有负担的姿势,能否勉强行走都成问题,它们又怎能“联合作恶”呢?之所以编造出如此毫无根据的“传说”, 是因为《现汉》承袭儒家文化谈“性”色变的封建观念,不愿正视动物的性生理的表现。 

         

其实“狼狈为奸” 的本义很简单,是古代看家、打猎的狗,高大凶猛;“”是古代娇小漂亮的宠物狗, 不单是前腿短,后腿也短。“狼狈为奸”的本义:矮小的公狈狗趴在高大的母狼狗身上交配, 或高大的公狼狗骑在娇小的母狈狗身上交配。狗类常常在人类视线所及的地方公然交配 ------在儒家文化看来,“性”是不齿之事; 而狼与狈,形体相殊, 地位相异,自然不该交合;更何况狼狈暴露性交,当然是恶不可恕的“坏事”, 令人难以面对。显然, “狼狈勾结伤害牲畜”,这是儒家文化为回避刺目的“狗性”, 而有意无意作出的曲解。但作为现代辞书,必须秉持客观、中性的理性,不可用“传说”代替“解释”。  

 5      词性混乱。   
语言与思想, 是文化的一体两面。词性和语法薄弱的语言,只能塑造理性不足的文化。《现汉》最新版本虽然增加了词性的标注, 但令人惊异的是,或标或不标,仍显词性混乱 。可以说,词性混乱,是《现汉》中最不可原谅、也最为普遍的学术错误。

例: 
“速”,第一义项为“迅速;快”(词例:火速,速战速决,加速前进);第二义项为“速度” (词例:风速,光速,声速,车速,时速)(p1302)。

虽然没有标出词性, 但可以看出第一义项的“快”是形容词,但义项背后所列词例“火速”、“加速”的“速”, 却不是形容词“快”,是确定无疑的名词;而词例“速战速决”中的“速”, 却是明显的副词。另外,“火速”与“风速”,结构相同、词性相同,却被当作两个不同义项的词例,不可思议 ! 

 6       推广白痴语法。例: “非”的第6义项为“必须;偏偏”,例句是:“不行,我非去(一定要去)!” 
《现汉》的逻辑是这样的:非去 = 非去不可,即:单重否定 = 双重否定!民间口语也许可以玩“好容易 = 好不容易”的无理率性, 但“非去 = 非去不可”如此显然赫然的白痴语法,居然得到旨在 “促进汉语规范化”的《现汉》认同并得以“权威”化,反讽之深,令人震骇!   

              

以上所列各项弊端,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表现,可以说数不胜数,但出于复杂的社会、文化原因,广大的大陆用户,似乎只能选择忍并郁闷着。

                                     

                           

                                                                                    2010年11月28日   “象形字典”网

    

 ----------------------------------------------------------------------------------------------------------------------------------------------------------------- 

                          (注:本文为本站原创,引用请注明出处“象形字典”网)

                                                 回到顶部